第2242章 破解太安幻境




    一秒記住【39小說網 www.mviruz.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而在雪如樓出手的時候,流墨墨那邊也把琴瑟色的神魂救出來了;

目的達到后,兩人都沒有多留的意思,在城主府眾人驚怒之中,他們直接大刺刺的沖出了城主府~!

血焰帶出的威勢讓那些事不關己的仙人避之不及,而要阻止他們的,也因為突然驚覺城主一家子竟是不見了蹤影,反而耽誤了追敵,讓流墨墨和雪如樓只帶著琴瑟色的肉身和神魂,搶了一輛馬車直驅離城~!

“先回去金谷城。”而在出城棄車之后,流墨墨表示現在還不是讓琴瑟色恢復的時候,雪如樓表示無所謂,一手拎著琴瑟色的身體,在流墨墨用傳送寶石打開通道后,就和流墨墨一起離開了斜甲城。

至于斜甲城的后續,和烏西城一般,血妖姬們都沒興趣去管了。

回到金谷城第一時間,流墨墨和雪如樓就回去了小院,其他寵物得到消息在確定流墨墨他們這邊不需要幫忙后也沒有過來添亂。

“先把她的神魂抽出來。”小院中,已經檢查過琴瑟色身體和神魂,正在滋養琴瑟色神魂的流墨墨只面色不善的看向被封印的琴瑟色的身體說道;

雪如樓點點頭,會意出手,在保證琴瑟色的身體盡量不被損傷的把里面的那個神魂抽取了出來。

那道神魂自從被捉之后就明白了自己的命運,在雪如樓把她抽取出來之后,她連句話也沒敢說,不過看著那透明的神魂那頗為眼熟的面容和已經趨于下落的氣運,流墨墨和雪如樓神色卻是有些怪異;

“竟然是她搜魂看看。”流墨墨說道,雪如樓當即不客氣的就直接搜魂,而那女仙完全沒有反抗之力的被搜魂,然后神魂迅速弱化,直接失去了意識;

“情況如何?”流墨墨好奇問道,而已經恢復一些的琴瑟色的神魂也看了過來;

“唔,命定主角的標配,比之前那事兒還狗血。”雪如樓神色怪異的傳音給流墨墨道;

流墨墨聞言頓時生出興致,不過當前還是先幫琴瑟色的神魂歸體;

“你看看有哪兒不對么。”流墨墨和雪如樓盯著琴瑟色,看著她神識歸體,身上氣息逐漸歸一,流墨墨只補充了一句說道;

“我神魂被削弱的厲害,需要補益。”而琴瑟色自我檢查一番后,臉色蒼白的說道;

“好。”明白琴瑟色所需后,流墨墨也開始供給她純凈能量讓她修彌,雪如樓在一旁也一齊供應;

而在供應的時候,雪如樓也把之前搜魂知道的那些事兒傳音告訴了流墨墨;

琴瑟色是他們之中最杯具的那一個,她的神魂和肉身當時進來太安幻境的時候遇到了意外出現了不穩,然后在這時候就杯具的遇到了那個女仙,嗯,那個叫輕輕的女仙。

輕輕其實流墨墨和雪如樓見過一次,就是他們進城的時候遇到的那個面紗少女。

琴瑟色遇到的事兒其實挺復雜的,她的肉身被輕輕得到,而輕輕原本就是一體雙魂,也就是說,輕輕在遇到琴瑟色之后,她體內原本和她屬于雙胞胎姐姐的神魂就占據了琴瑟色的肉身~!

原本得到新肉身,那兩姐妹又一體雙魂這般久了,除開琴瑟色之外,她們應該是皆大歡喜的局面;

但是琴瑟色的神魂當時昏沉陷入半沉睡中,肉身的力量明顯不是一般的女仙能比擬的,尤其是仙樂師的能力,讓原本還因為讓自己的姐姐去其他肉身而感覺愧疚的妹妹心里不平衡了;

妹妹想要新身體,而姐姐得到琴瑟色身體的力量后根本不可能同意;

于是兩姐妹大打出手,而也在這時,城主救了姐姐,妹妹則被毀容重傷~!

姐姐被城主帶回了城主府,這時候城主還沒有變心,姐姐也沒有那心思,但是無奈城主夫人身為女人的直覺,她想把姐姐趕出城主府,城主只覺她是無理取鬧,然后那夫妻倆在這種的情況下,一個趕人一個護人,竟然就狗血讓城主和姐姐生出了情愫~!

對此,城主夫人是既覺得果然如此,但她更明白,自己對于催動他們倆那真真是起了太大的作用了~!

城主夫人氣的嘔血,然而城主和姐姐已經泥足深陷,城主的兒女也因為自己母親氣出毛病,才驚覺自己親爹竟然成了渣男~!

城主府內頓時天天上演起了大戲,然而這一場場熱鬧的大戲最終卻是那城主和姐姐推的越來越近,最后更是驚動了城主一族的族老~!

城主腦子里只剩下他的真愛琴仙子,為此他愿意讓出城主之位,族老見他這般堅決,殺他是不可能殺的,是接手一個腦子壞掉的真愛論的城主,還是咬著后槽牙把這個城主弄走,讓新城主上位,在城主付出更多的代價之后達成了協議。

至于已經被傷透了心的城主夫人是自己離開的,而城主的兒子已經被確立下一任城主,但是他卻想殺了琴仙子,于是就被城主軟禁了,至于城主女兒,在城主夫人離開的時候她就生出了殺琴仙子的念頭來,可惜因為自己母親的安危和自己哥哥,卻是沒能有所動作。

而在這個期間,城主和琴仙子之間情愫增漲的同時,城主也得知了琴仙子的情況,不過他的腦殼已經被真愛沖成了智障,在沒有能力滅殺琴瑟色的時候,只直接把琴瑟色昏沉的神魂弄入了城主府的封魔塔中鎮壓~!

再然后的事情也就明了了,至于那個面紗少女輕輕,雖然雪如樓不知道她的記憶和目的,但是看她那架勢和身上起起落落的氣運,若是真讓她攙和了進去,怕是這波拋妻棄子的真愛大戲會衍伸出更加狗血的局面來~!

而聽故事一般的聽完琴瑟色經歷的那場狗血大戲,流墨墨臉色卻是有些發木;

只一個命定主角就弄出這等事端,那金谷城她好像是讓寵物們盯著那十名命定主角啊~!

想到可能會沾染成那狗血程度乘以十的命定主角事件,即使流墨墨喜歡看熱鬧也覺發憷;

看熱鬧和成為熱鬧,那可是兩碼事兒~!

想到這兒,明白了事情的嚴重性,流墨墨的命令立即就下達了下去;

“天幸回來一趟~!”

“是~!”

在外面監控的天幸把事情交代給吳幸后就暗中返回了小院。

“主人。”到了正房看到流墨墨,天幸立即行禮說道;

“嗯,這段時間那十名命定主角的事情記錄了嗎?”流墨墨問道,天幸立即取出了一塊玉簡遞了上去;

“都已經記錄了。”

流墨墨接過玉簡立即開始查看了起來。

那是十名經歷各不相同,卻又有千絲萬縷的關系的命定主角,他們所經歷的和現在所進行的,是熟悉的狗血情愛的趨勢,這讓流墨墨無語不已;

不過在仔細查看一番后,流墨墨之前的擔憂倒也放下了心來;

只要和他們不會有牽扯,隨便他們怎么折騰去~!

“你去通知下去,選一個試試手,不要牽扯進去,看看能不能影響到他們的氣運,讓真正的命定出現~!”

而仔細查看一番后,流墨墨和雪如樓商議了幾句也有了決定。

“是~!”天幸聞言立即領命離去,而流墨墨查看了一下琴瑟色恢復的情況,只拿著那玉簡和雪如樓討論了起來;

他們在太安秘境中的時間已經將近一年了,雖然這點兒時間對于外界來說只是一瞬,但是這般長的時間耗費在那些所謂命定主角身周還是很讓人不爽啊~!

而根據易紅仙人留下的破解條件以及破解方向的猜測,流墨墨覺得應該是選定一座城池,然后暗中影響其內十名命定主角出現,最終決出真正的命定主角,應當就能破解了~!

當然,這一點現在來說還只是猜測,需要實踐驗證才能明確。

“讓他們去試吧。”而對于是自己把握方向操心,還是放手讓寵物們自由發揮,流墨墨表示,她現在對那些狗血的事情是真心無感了~!

對于流墨墨的決定,雪如樓表示沒有任何問題,他對那些破事兒也沒啥興趣。

把事情交代出去后,流墨墨和雪如樓只繼續供應著琴瑟色恢復,然后靜觀城內變化。

因為十名命定主角都被盯著且總有些關聯,天幸他們一動手,城內的風向就變了,而流墨墨和雪如樓只探出神識在小院外轉了轉就聽了一耳朵的消息;

比如那些命定主角雖然有關系,但是彼此之間卻是陌生且還沒有任何交集的,而在天幸他們的暗中的推手下,那些有可能的交集變成了注定的交集,從而也延伸出了更大的變化~!

這一情況是周圍的流言無法關注到,而是天幸他們自己上報的,對此流墨墨也不由生出了一絲興趣;

而隨著時間推移,琴瑟色完全恢復,得知了事情緣由種種,對于流墨墨和雪如樓窩在小院中的舉動表示的無語,然后就攛掇著兩人一起離開了院子。

三只血妖姬直接在城內看起了大戲,寵物們的暗中推手早已停止,仿佛是多米諾骨牌效應,只是推動了一件事,再然后,下一件事情自然而然的出現,牽扯更多,關乎更多,而讓血妖姬興趣越濃的,卻是這些越來越復雜的情況下,那些命定主角身上氣運的波動~!

“易紅仙人說可以剝離?”

“猜測,應該是可以剝離,不過若是真可以帶走,這種氣運也是生于太安幻境的,帶入現實中的話,大約也沒什么實際用處。”

“那應該也有別的用途,不然易紅仙人不會特意提及一句。”

“大概吧,不過剝離這事兒,得等真正的命定主角出現,氣運穩定了再說。”

“這是自然。”

對于兩只血妖姬的商議,雪如樓表示,其實不止金谷城,其他城池內也可行。

不過對于這一點琴瑟色嚴肅的就拒絕了;

選擇金谷城是意外也是注定,畢竟他們要破解通關,不可能真的死出去~!

而那些命定主角的事情對于他們來說實在是浪費時間;即使如琴瑟色所說,易紅仙人特意提及真正命定主角的氣運有大用,但是若真要他們一個城池一個城池帶人去催動進程,一直體驗那些狗血淋漓的大戲;

三只血妖姬都堅定的表示了拒絕~!

熱鬧是有趣,但是一種風格演化到極致的熱鬧,那不僅是無趣,更是會讓人頭腦發熱到最后的極度冰凍~!

審美也是會疲勞的~!更別提那一個個在看清真面目后,一個動作就能看出后續,一句話就能聽出結局的套路~!

沒錯,就是套路~!

當金谷城的命定主角們開始碰撞,然后逐漸折戟沉沙的時候,圍觀的血妖姬們就看出了端倪,不用直觀說出,便已隱隱約約摸到了易紅仙人所提的,他們需要破解的東西的皮毛~!

太安幻境,或者說被半游戲化,數據化,仿佛是煉心塔中設定好運行骨架的游戲,當它的脈絡被里面的玩家摸到的時候,再破解,需要的就是外面的力量,同時里面也要一定的精準~!

“我去收了氣運,你們破解。”當一一摸索之后,琴瑟色看著金谷城最后勝利的命定主角和已經成了一片混亂地域的金谷城,目光只盯在那命定主角的頭上,然后正色和身旁兩人說道;

“好。”流墨墨當即就應諾了下來,雪如樓好奇的看了看那命定主角從身上匯聚到頭頂,逐漸成型的氣運,然后就抱起流墨墨直接點向虛空;

“你還要執迷不悟到什么時候~!”命定主角面前,一行男女站著,而在他身旁那嬌小的少女臉上卻是掛著淡紅的血淚,只看著對面的男女低吼;

“放過我,也放過你自己吧~!”嬌小少女聲音如泣血,那些男女臉色愈發難看,而領頭的那名仙人卻是死死的盯著她,眼睛血紅;

“我還能如何”那仙人嘶吼,然后那仿佛決絕又眷戀的聲音才吼出口,那屬于他的已經很少的氣運猛然飛起,倒卷到了命定主角的頭上,而他則轟然跪倒在地,讓他身后眾人驚嘩而起,他則帶著滿臉的遺憾眷戀直接隕落了~!

“這特喵的也行。”

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
三中三中二网址